于和英

2004年,阴霾笼罩,泪洒衣衫,娘和您相继离开了我。没有了你们的日子,我的天空一直下着雨。

别人眼中,我是您和娘的累赘,只有我知道,我是你们的宝贝。您在家里,我就在您的背上;您去地里种菜,我就在您的挑子里。您舍不得把我一个人放在那里。

上学了,您的背又变成了女儿移动的路。无论刮风下雨,您的背就是我的天地。因为您给我的世界里没有一丝的寒冷与苦痛。

我要出去上学了,路更远了,而您也老了。一个花白头发的老人驾驶一辆驴车,上面坐着他的女儿,这一道亮丽的风景在我求学的路上吸引了无数人的视线。寒来暑往,岁月荏苒,女儿行走的路从您的背上转到了您驾驶的那辆驴车上。心依旧温暖,只是驾车的老人已经沧桑了许多……

我要结婚了,您一个人步行去了10多公里外的集市上,只为去买一个我无意说过喜欢的小圆桌。回来的时候天都黑了,一家人着急担心,娘一个劲儿地埋怨您。但您还说:“这个集上没有,下个集再去。”后来我才知道,那个圆桌一直是您一个未了的心愿。我的老爹啊,您的心愿是什么,您却从来只字未提。

2002年,我要去离家较远的一个地方教学了。我知道您和娘都有太多不舍,老了都希望儿女能在身边。我心中有着矛盾,知道自己这样会让你们不安,于是不管刮风下雨,放假的星期天我一定去看望你们。

2004年12月31日,那个星期五。两节课后,我回到办公室,看到手机上那么多家里的未接电话,一种不祥的预感一下子让我慌了。拨通了家里的电话,我的心一下子被掏空了!老爹,再过一天我就要回家看您了,您怎么就不等女儿啊!老爹,您不是整天盼着女儿回家吗?

您走后,无数次想拿起笔写写您,写写我对您的愧疚,写写我对您的爱与思念,但那份无法释怀的失去亲人的疼痛让我的笔哽咽着不能前行。又是一年清明至,那份思念和着泪水终于让我提起笔来,走进您的世界,走进您深深的爱恋里……

Leav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